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观音山胭脂沟遐想  

2016-07-21 20:37:48|  分类: 不老山庄留驻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漠河行之一

     汪复生

  

盛夏七月,我参加了山庄组织的漠河候鸟式生活半月行,我是第一次来到祖国的最北疆域。

    半个月的日子里,领队组织了六次外出游览活动,每一次都让我们在收获知识与景观欣尝中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几乎看不到尘埃的无垠蓝空,笔直枝杆的落叶松林与白桦森林无穷延伸,而在自然景色中交错出现的各种人文景观,更带给我们无比震憾。这里特有的边镇风貌给我留下了极其强烈的印象。

    观音山和胭脂沟的李金镛祠堂,是我们这次沿着中俄边境游览活动的第二站。2006年从海南三亚祖国最南端奉安至此高达十米的观音圣像坐落在观音山上,洁白玉体,慈祥俯瞰着还在修建的庙区众殿。金壁辉煌的雄宝大殿已经初具规模,涛涛的林声陪伴着观音,每一个来到佛象面前的信徒与游人,无不在虔诚地祈福中。

    一箭之遥的胭脂沟遗址与李金镛祠堂,则是另一番败落的不堪景象。硕大的金矿如今荒芜的坦露在丛草和森林的合围中,破旧的民居散落在四周,几条流如泪滴的小溪隐没在齐腰的野草败花中。李金镛的祠堂除了一幢由无锡商界发达的乡人筹资修建的祠堂尚属可观,它孤兀地立他似早被人遗忘的雕像身后。原藉江苏无锡的李金镛,以及他众多来自江苏的幕僚们,只有祠堂里的画像和浮雕记载着他们,也暗示着什么叫做世态炎凉。李金镛因辛劳过度,五十八岁就病逝在这片土地上,你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当时这里曾经的一派繁荣。

18875月,李金镛奉旨率员从天堂般的江南来到荒凉的漠河。经两年筹办,1889年初,漠河金矿正式开工。今天穿过丛林间的小径,透过树丛还可以看到当年的老金沟埋没在幽幽的山谷间,野草盖住了一切。我任意在上面游走,思绪穿越到了从前。据说通入妓女坟地的山路一度曾铺了木板道,还备有休息的亭子。沿路竖起许多牌匾,上面刻写着历代风尘女子传下来的艳诗丽词。但在今天,我们已一无可寻。史料记载,漠河老金沟在开采旺盛时期,工人愈万,妓院有30家妓女上千。山谷矿区条条溪水的沟底溪边,有多少女孩子在此梳装打扮慰贴着艰辛的矿工们。慈禧老佛爷为此沟更名胭脂沟,是不是由此而来呢?这些妓女有李金镛从南方选来,也有从俄罗斯、日本、朝鲜及中国北方“慕名”而来的女子。

    一片平缓的林地展现在眼前,不远处应该是妓女坟了。只见树木稀疏,一片空茫,很难看见什么坟头了。这些可怜的女人们的坟冢早已融入荒芜。当年这里的人们是如何涯过漫长的冰雪寒冬,我们是很难想象的了。闯关东的掏金汉、流配的犯人、怀着人生第二梦的妓女、深山密林里的黑帮、异国浪人等等,只留在一些猎奇作家的小说里了。李祠前一块石碑上,记载着李金镛先后向清朝皇上贡献了十二万五千两的黄金,慈禧为此曾亲封李金镛为“金圣”。之后,日本侵占东北时又从这里挖走了五万多两黄金。在上世纪80年代,这里还为国家上交了二万多两黄金。只是黄金终有被挖完的一天,这座矿山最终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复归荒芜。我在遗址边的小摊上购买了一块金灿灿的小矿石,做为到此一游的纪念。矿山的原址旁已经建造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水库,未来,也许这里会成为一个避暑的胜地,引来新一波的开发吧。

晚霞中我意犹末尽,走在不同的景色里。我们不时会有新的感知。不论走多远,生活总在身边,人生的认知可以不断地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