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再走东横浜路  

2016-04-08 21:27:23|  分类: 汪复生:花甲忆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初南下,侄子特从无锡赶来陪我赴锡,得知我们原先在东横浜路六十八弄进行的整体拆迁,终于要进入了倒计时了,力要和我一起再去这个我们曾经居住过的老房子看看。

还没走进短短的小弄,就被弄口张贴的所有原居民拆迁所得款的详细告示所吸引,根据住房面积,搬迁早晚所得不同的待遇等等,一览无遗,真正做到了人人心服。然而展示在我面前的几乎整个门户洞开,尘埃荒杂的短弄里,竟然还有一二根竹杆伸出窗户,晾着几件衣服,居然在这样全透明的在我看来很优惠的动迁中,不寒而栗还有那么一二户钉子户,这是为什么?我深深不解。

东横浜路六十八弄三号二楼十室,是我家从杭来沪后的第二个住家,在那里我们整整生活了二十多年。父亲退休后即把家从北苏州路河畔一个老弄堂里搬到此处,六年过去,父亲就得了中风,经过三次反复,再也没有真正站起来,二十年后的一个盛夏,父亲终于在无锡二哥家离开了我们。没多久,我与母亲及我组成的三人之家,彻底告别这块曾经带给我们许多欢乐与痛苦的地方,再次把家搬到了闸北。

父亲退休的头六年,是他退休后最轻松快乐的好日子,先与母亲一起去北京大女儿家生活了大半年,留下了长城颐和园故宫等等北京名胜的游玩照片,其中还由在京上大学的二女儿陪同去太原大侄子家玩了三天。回到沪后,就接着把陕北地质队工作的二儿孩子接到上海生活了二年,这个侄子从小机灵异常,个性又非常听话,喜欢看书,只有二三岁,就可认得许多生字,深得父亲喜爱。父亲常常带他在四川北路一带散步,至今侄子仍对那时的生煎与锅贴念念不忘。那时我进厂不久,自然侄子与我也关系非同一般,加上邻居的儿子,我们三人几乎可以算是中国版的三剑客了,鲁迅公园与永安电影院是我们最乐于去的地方。近年这位老实的邻居打听到了我北京的住处,特地赶来陪我聊了三天,没想到他受我的影响集邮至今,所藏竟远远超过我了,现在我每年南下,必三人总要聚上一餐,这次因老房子要拆,我们选中了以前曾去过的西湖饭店,似乎感到味道还是那么的可口。

当然在那段难忘的日子里,最艰辛的还是那动乱的整整十年,父亲从第一次小中风慢慢二年后第二次复发,然后是第三次,终于把老人彻底摧残。外地工作的子女轮流回来尽孝尽力,小小的一间居室,最多时竟挤下过整整十口人丁,现在几乎无法想像。我成家后,岳父母大人曾在自已也不宽松的居室中腾出一小间让我们生活,但我们看到父母的艰辛,爱人总是劝说我尽量还是回到东横浜路与老人一起克服。哥姐与妈妈视我爱人为家中最重要的成员,老母几乎把她看成比女儿还要重要。其中所有的种种困难与艰涩,那就决不是一篇小文所能容纳得了了。

另一个让我们困惑的还是那动乱的头四五年,母亲曾因头戴着一顶什么职员兼地主的家属帽子,使几无文化的母亲吃足了苦头,起因是父亲长年工作的邮电局在杭战的最后几年,所得收入再也无力承受全家生活,只好在已经接近胜利的最后大半年,除留下一个在沪上中学的大女儿,其它全部家人都回到安徽老家一个小山村,靠祖父的六十亩薄田所得税稻度日,祖父虽还是老家村小学的校长,但他长期利用所得慢慢置购了一些稻田,雇佣了几个长工。虽然祖父在解放前就已故世,但乡下二叔继承了全部土地,解放时划成地主,无可非议,然母亲就因吃过了几年稻米,生活其它开支仍靠父亲从沪寄去,所以在土改时似也难下结论,以后的选举票也曾一次不拉,母亲似它为神物。那知到了文革,这个可怜的没有文化的女人竟也被传呼到居委会里,从此开始一周一个书面检查,天天打扫一次弄堂就成她最重要的一项义务。自然检查头几年是父亲代劳,后父病后,这就成了我的功课,而弄堂打扫竟成了母亲每天的必需,至今最难忘的是外地赶回探亲的二姐,看到母亲在井边艰辛的打水,就把行李往门前一放,就抢着帮母亲打水浇地清扫,直到把整条短弄扫毕,才牵着母亲,一手带拿着行李上楼看望父亲。一次被我碰上,那溢出眼框的泪花与母亲的无声叹息,直至今天仍在眼前飘过。

再困难的日子,也有欢乐的时光,其中许多是女儿带给我们的。女儿从小爱唱爱跳,爷爷极为疼爱,女儿很小时就教她念一些简单的英语单词。上学后,受我心急及与别人不同的小奖剌激法灌输,功课做得很快,晚上几乎从来就是在看看电视看看小书中度过,相反她妈下班的主要精力全扑在繁重的家务与照顾老人身上,对女儿的学习是不太关心的,或者说是抓得极粗的。当然现在学习是越来越重,那时整个氛围还是较为宽松。小学三年级起,女儿成绩渐在学校名列前茅。四年级始,又参加了区课外数学兴趣小组,类似现在的什么奥数班,但那时是不要付费的,开始女儿成绩只有五十来分,我大吃一惊,老师却说,这不是很差,在这里,四五十分都算是及格了。果然女儿慢慢领悟了数学的真正奥妙,从心里喜欢上了它带来的快悦,成绩自然也升到了七八十分,在班里也算是出众的了。小学最后二年,女儿还参加了课外小提琴班,收益也不少。小学快毕业时,参加区里的一次数学比赛,她得了第一。当时复兴中学有一种提前招升考,她去参加了,学校很快就送来了校徵,意思就是她可以不必再考就可直升此中学了。谁知女儿同时在老师鼓励下又报考了上外附中,全市当时只招四个班,虹口区仅招十名小学生,她一炮即中,高高兴兴住进了附中,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成了住校生,当然小苦与思家让她现在就坚决不同意自已的女儿成住校生了。整整小学六年里,几乎都是我陪送她上学,很早天还没亮,就带她穿过弄对面更窄的黑糊糊的小弄,我俩戏称之为大小老虎弄,至今印象很深,现在这些老弄堂也与六十八弄一起,都要走完它历史的使命,马上都要旧貌变新样了。

女儿一直顺风顺水地上了高校,主要还是与整个家的文化氛围有关,那时住在横浜桥的所有岁月里,全家上下围着转的主要还是二个老人,父亲去世后,母亲又生活了十一年。还在父亲受病折磨时,二姐提出,这样下去弟弟夫妇二人都要累倒,我们几个兄姐都在外面,年年来回就那么几天也不是办法,还是大家克服一下,分别把老人接到各家,轮流尽孝为好。哥姐均同意,于是弄内不时传出老人要远出的新闻又成了轰动的大事,父亲已不能站立了,出门多么的不易,可想而知。而我要负责车票卧铺到手,也是一件极度难的事,好在我有一个很铁的同事老张,他几乎帮我弄到了我所需的一切,有时为了我,还下班直奔火车站跑到里面找熟人。同时他与现在身体也不便的老刘,还多次帮我将老人送上火车或到站帮我背上老人送到家中呢。一切的温暖和友谊,仿佛都就在昨天,东横浜路里的弄堂连它周围的好多旧弄,终于象完历史使命一般,要变新貌了。但那整整二十多年的历历往事,我会永远藏在心中。

二哥的孩子只在横浜桥生活了二年,他也说留在他心中的故事却至今仍那么新鲜,童年的烙印那么深,家族的温情与亲人祖辈的详和氛围及面对困难的淡定对他的影响太大,现代人难以理解。这就是当我们听到老房要真正拆迁,为什么要急于赶去的真正原因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