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我见到的两位大使  

2013-04-09 21:44:33|  分类: 汪复生在大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4月5 号发行的作家文摘,二版较详细地转载了“中华英才”王玉君的随笔:“张九桓:情系东南亚”的文章,回忆家女第一次驻新加坡使馆工作时,我与老伴去短期探亲,曾有幸与当时正任驻新大使张九桓的一段交往。我们到新不久,大使夫妇就特地登门看望了我们,使我很感意外,当时记得大使夫妇茶也没喝,就站在厅里非常随意地与我们聊了半个多小时,许多话儿我已记不得了,只记得他曾说,作为一个年轻的外交工作人员,除了要在各种外交场合坚决维护国家的外交政策外,还要有自已对外交工作的一点发自内心的悟性,要较好地利用本身掌握的外交知识,更好地完成国家所赋于的外交任务。对这段学术性很强的言语,我很震动。稍后,我曾对来新加坡旅游和经商的华人虽多但路标上却鲜有汉文标识的现状,向“联合早报”投诉了我的看法。没有想到很快“联合早报”竟刊出了我的短文。女儿也觉意外,并告我张大使在一次外交活动中也曾就此事向新方婉转提出了意见,已经引起了有关方的重视。我的见解与大使看法不谋而合,拉近了我与大使之间的距离,以后在馆内我曾几次看到大使,虽他都是因事急匆匆走过,但看到我时都要停下来朝我微笑招呼,让我很感亲切。大使难得空闲的时候喜欢笔墨,女儿在驻新时完婚,大使也作词致贺,女儿任满回国时他又送亲笔书写的条幅以至鼓励。后来我回国多时,他还曾托已回到部里工作的女儿转送我一册中国书画的邮集,我极喜欢,一直珍藏至今。

    张大使思想敏锐,我初到新探亲时,正值中国刚经历过非典的考验,新方与中国的关系稍为微妙,大使在一篇公开的谈话中把中新的关系现状形容为犹如湖中飘起了一片涟漪,只要双方真心坦诚,应该是很快就会迎来一片光明的。这次谈话在新方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果然很快中新关系就进入了新一轮的发展快车道,我对此印象很深。我去新的时候,恰好中国第一个航天英雄杨利伟凯旋归来,我每次出去散步或购物,碰到当地的华人都是一片欢呼,使馆里也洋溢着过节的氛围,大使在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忙也是最欢快的时候。

    张大使的诗集我也从女儿处得到过,在新加坡的晚晴园孙中山故居,在使馆的厅堂里,我多次欣尝过大使很有功力的书法,他虽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外交斗士,但他对文学和中国书法的爱好在外交战线上似乎早就有一定的影响。

    那次与大使的短暂交往过去了多年,听女儿说,她在部里仍常能看到忙进忙出的大使,于是我了解到他退休后又在政协下属的对外关系的组织里找到了继续发挥余热的场所。而最新一期的作家文摘让我对退休后的大使丰富的外交生活有了比较更全面的了解。张大使平时喜欢笑谈,也善于幽默地使用语言的技巧,与他互动,就会感到他的身边似乎有种气场,不由不让你被他那敏智的谈话所深深吸引。去年底,女儿又被派往驻马来西亚使馆工作,我也作为家属再一次地踏上了远征之路,刚到吉隆坡不久,驻马大使就邀请我去他住的地方作客并陪我一起共进午餐,驻马大使柴玺先生年近六十,可能这也是他外交生涯中最后的一任大使,但与他第一次聊天中,我似乎又感到了与张大使一样的亲和,竟没有一丝丝的陌生感。老实说,在我心目中,驻外大使应该是个职位相当的外交人员,与我们常人是有不小距离的,然二次的经历却让我一点没有彼此间隔的遥远感,因女儿的关系有幸领略了二位新中国改革发展新时期的大使风采,这也是我的荣幸!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