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鄂尔多斯廿二年  

2012-03-07 22:53:16|  分类: 汪复林:平淡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1957年廿二岁离开校门,到地质部第三石油普查勘探大队工作,1979年离开三普到无锡石油地质研究所,在三普呆了又是廿二年。实际也就是一直在鄂尔多斯(陕甘宁)盆地及其周边工作了廿二年(期间约有一年赴朝援外)。

     工作地区行政区划上主要涉及内蒙古伊克昭盟(今鄂尔多斯市)、巴彦昭尔盟、阿拉善盟、宁夏、陕北、陇东。地理区划上涉及的山脉为:阴山山脉的西延部分(乌拉山、色尔腾山、狼山)、桌子山、贺兰山、六盘山,沙漠有库布齐沙漠、毛乌苏沙漠、乌兰布和沙漠、腾格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以及晋陕黄土高原的各种景观(塬、梁、峁、沟、壑)。

      在鄂尔多斯,多半从事野外地质,涉及概查、普查、详查、构造检查、专题调查等,少数时段涉及钻井地质、测井、固井、试油(气)等,主要是业务管理和综合研究。

我们的野外工作主要是步行,在沙漠中也骑过马或骆驼,搬“家”则借助汽车、大车、骡、马、驴、骆驼。外出不离身的三件宝是:地质锤、罗盘、放大镜。一般都是早出晚归,背上水壶和干粮(馒头、咸菜),回来还要背上沉重的岩石标本。边走边工作:观察、填图、测量、描述、素描、采集标本,日行三、四十里,有时五、六十里,个别要达百里以上,是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高度结合。

在内蒙古居民点稀少地区,要自备帐篷和行军床,到陕北一般不搭帐篷了,借住学校或其他空房。曾有几年,在野外工作阶段,几乎每天都要搬家,那么这一天的作息时间大体这样安排:黎明(五、六点)即起,捆行李、拆行军床、拆帐篷、洗漱、早餐、出发(七点)  ——工作…….午餐(十二点)、午休(二十分钟)——工作最后到“家”(“.家”已由管理员与炊事员负责直接搬到),搭帐篷、架行军床、铺床、 晚餐(六点),室内整理(小结,标本整理),安排与准备次日工作、洗漱、睡眠(九~十点)。1960年在包头市西北的乌拉山进行1:20万填图,那是突兀于黄河北岸的高山,比高达千余米,最高达1800米,每隔二公里跑一条地质路线,山宽12到18公里,跑一条线连工作带上山、下山须要足足一天的时间,往返二条线,要花二到三天,山的两侧小沟口才有人家,只好临时借宿与就餐了,偶尔也有无处下榻的场合,只好找个牧羊人准备的空屋凑合一宵“圪蹴”一夜。

论吃嘛,国家对地质行业一直有着特殊的照顾,即使在困难时期,仍一直享受着每月39斤粮食的高标准,野外工作期间还每月补贴三斤麦麸,我食量不大,基本没挨饿,更没浮肿,我们在野外期间还坚持大灶台“不分食”的老规矩,以照顾那些食量大的同志。当时缺的是蔬菜和副食,困难时期在牧区吃肉也难了,牧民自身的自由度都不大,只能磨嘴皮子找当地政府和供销社,因为我们搬家多,机会也就多些,68年在黄陵以西地区普查,恰在劳改农场地界,从农场乞求了不少副食和肉类,每天都有豆制品。在困难时期也采摘过野菜和榆树叶以补不足。

野外工作期间对我们最重要的还是鞋,衣服破了没关系可以凑合,鞋可不行,要不停地走啊!跑野外一般都穿登山鞋——翻毛皮鞋,那是发的工作鞋,当然笨重,但比较结实,耐磨,跑沙漠时鞋内不灌沙。如工区内山地和沙漠较多时,每年发放的一双鞋往往不够穿,分队内都带有补鞋工具,休息日往往都要缝补缝补。

59年在窟野河上游河网区工作,常要在小河沟淌来淌去,一天七、八,十来次,水刚没脚背或到小腿,穿登山鞋脱、穿就很不方便,摸索一段后,大家都换了“力士鞋”或“解放鞋”,过河也不脱,大步踩水往返,鞋袜一天要湿、干多次,争取了时间也就随它了。另外帽子也很重要,火辣辣的阳光下,有个遮阳帽就好多了,有时则戴顶草帽,覆盖面大些,也较阴凉,唯一担心的是一不留神被一阵风吃跑了,在沙漠里追草帽是很费劲的。唯有68年在渭北黄陵以西、子午岭以东的梢林地区才充分发挥了草帽的特殊作用,那一带劳改农场地区人烟稀少,灌木丛林,杂草丛生,荆棘漫延,行走的人太少,“路”往往都淹没了,难以行进,为了加快前进步伐,我们常常戴着草帽,往前“拱行”,速度快了,可人累的够呛!在西北沙漠地区日温差大,“早穿皮袄午穿衫,抱着火炉吃西瓜”,是我们的写实,我们经常日出即行,日落才归,衣服只好随身带着,早穿厚实的,午间天热只好脱了背上,傍晚凉了又穿上,59、60年在伊盟、乌拉山区工作时,几个月都是皮袄随身,早穿着,午背着,晚上有时还要盖着。野外工作很累,可整天与大自然接触,心情舒畅,又锻炼了身体,另外长期深入祖国西北的穷乡僻壤,了解了国情,对于民间疾苦也有深刻体会,对认识社会良益多多。

在三普这二十二年,57年刚出校门,跟着干了多半年,58年就将我留在地质科,虽上有科长、工程师,但全部才四、五个人,他们下基层后,就要我一人独挡一面,59年就让我带个小分队领上十来人单独外出工作了,担子真重呀。此后就一直这样一年年地干下去。在长庆油田会战时,被借调一分部任研究所副所长二年多,此后多在业务管理岗位,76年又调到综研队当业务队长,直到79年离开三普。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