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爸 爸  

2012-03-07 22:45:14|  分类: 汪复林:平淡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爸爸出身在安徽休宁县商山村的一个地主家庭。祖父是一个有一、二百亩田地的不大不小的一般地主,他还曾当过商山小学的第二任校长,以节俭持家闻名乡里,依出租田地收租为家庭的主要收入 ,虽前后娶妻三人,但都是因过世再娶,都是填房,从未纳妾。当我们1944年秋回到老家时,他已患脑血栓半身不遂,整日坐在藤椅上了。患病前家中一切大事均他亲自操持,雇一个长工忙些重活杂事,瘫痪后才让三叔辞去在上海的商务回老家来帮忙他打理家事,1945年由三房搬到双连井嫁出小姑妈后,才正式分了家,分灶各管各家,而他与侍侯他的康伯娘与在读职高的四叔则轮流在我家与三叔家用膳。

     我祖父生有三男一女,我爸上又有兄姐,下有弟妹,二祖母生个女儿,三祖母生个儿子。我爸小学毕业后沿袭徽州人家的传统习俗,到屯溪一家南货店当学徒,曾诉说当年为照看晾晒在新安江上游率水河滩边的干货,午餐时曾一手端起两只碗在现场边吃饭边值班的情景。只是因为要娶我母亲,外祖父虽没让我母亲读过一天书,可对准女婿则要求多读些书才允许娶亲,为此我父亲又念了几年,还到上海读了英语补习班,毕业后才有机会考入上海市邮政管理局,有个终生的“铁饭碗”,在四川路桥市邮政总局上班,开始在外文挂号处,几年后一直在办公室,他回家基本不谈“公事”,家里人对他的具体业务也不甚了了,估计是文秘之类的事务工作,一辈子没当过什么“官“,与解放后任第一届的邮电部长朱学范曾同坐过一个办公室。

   他是个典型的旧社会过来的小公务员,恪守职务,遵纪守法,从不迟到早退,公私分明,连公家的信封、信纸都不会拿回家一张。封建伦理残存不多,对子、女都一样,甚至更疼爱女孩,对孩子的姓名不讲究排行,我的堂兄、堂弟都是“国“字辈,唯我们兄弟三个没有,甚至我们三个也不排,我是福林,不与哥哥复来排,只是上中学后,老师常误写为”复林“,我自己也就顺水推舟改成了复林。

爸爸对子女要求较严,做事、读书要认真、懂礼貌、守规矩、东西要摆摆好,今日事今日毕。作业绝不拖拉,要用功,不要”野”,写好字。他在子、女面前是一个严父形象,话不多,很威严。当我们小时候调皮出头时,也会动动手,但一般不重,对女儿则敲打极少。对外甥、侄辈们生活上关心更甚于自己的子、女,当也是严于对己,宽以待人吧。当子女长大以后,对我们的上学、职业、婚姻一切全由自己做主,他基本不干预。我们如其说是征求意见,不如说是一个通报。在家长中,应该说是开明的。

他爱整洁,穿戴讲究体面。嗜烟喝酒,但仅抽中、下等的飞马牌,多年不变,一直到瘫痪多年,人有些木讷后,几次将烟头烧了衣服,在家人多次劝阻后才戒了烟,喝酒也是一般的,而且能克制,从未见醉过。没有其他业余爱好。包括琴棋书画、看书、听戏等等,每天只是看看报,听听新闻广播。交友不多,很少与友人交往。会打麻将,但很少上台面。应该是喜欢旅游的,只是家中孩子多,负担重,没机会。退休以后,不巧遇上文革,又因脑血栓瘫痪了。因而除几次到北京外,仅到过杭州、太原、无锡。

不迷信,不信神,对身后事看得淡,甚至“叶落归根’都不计较,在他病了多年之后,我曾问他是否想在身后回归故乡,他果断表示:不必了,就在无锡好了。我们满足了他的愿望。

很少关心政治,在上海沦陷区呆久了,何时抗战结束都不明白,44年深秋,我们在上海撑不下去,逃回老家。半年多后,他与姐姐在抗战胜利前夕逃出上海,中断了在上海邮局的连续工龄,在老家高中当了多半年的英文教员。丢掉了在上海居住多年的房子、家具。重返工作岗位、重返上海多难呀!亏也大了!但因远离政治,没当过什么官,只是个普通老百姓,除了日伪时期的艰苦生活外,一辈子基本没太大的坎坷!

辛劳一生挨到了退休,但他退休时恰逢国家困难时期,接着是文化大革命,除了参加学习小组外,几乎空白。我们的孩子又递次降生,第三代十一个孩子中,过半的婴幼时期,都让妈妈和他帮忙操劳过,当然妈妈是主力,而他也是不可或缺的副手。等到这些孩子渐次长大,各自上学,他们可以放手了。可他自己从七0年却因脑血栓引起了半身不遂,当年的医疗水平较低,不好与今天相比,复发了几次,一次比一次加重,开始几年还能勉强行动,慢慢地竟基本不能生活自理了。

爸爸开始病的几年,很不习惯,退休后他每天总要外出走走,买菜、买报纸、带着孙子到街上遛遛,到公园逛逛是他每天必有的功课,如今让每天窝在藤椅上实在是难受,除了看看报纸,就是打瞌睡,本来他的话就比较少,病了以后话就更少了。

由于祖父就是半身不遂,爸爸虽自己侍候机会不多,但他深知长期服侍病人的艰难,因而他刚患病不久,就在小本上写下“病人久病,床前无孝子”!他在担心啊!在 他病了十来年,已分别在几个儿女家呆了一段时间后,我曾开玩笑地问过他:“你病了这么久,几个子、女都侍候多年了,他们孝不孝啊?”他自知理亏,默不作答了!他确实应该感到幸福的,虽久病十九年,瘫痪乃至左侧行动不便,无法生活自理,但由于有妈妈和我们姊妹、兄弟五家轮流侍候,基本每天都要为他穿戴整齐坐在藤椅上,按时洗漱,按时服药,按时饮食和大、小便,按时更换衣裤,从没得褥疮。

限于当年的医疗条件,虽用了当时的最好的药物亦难于康复,拖到1988年夏天,那年特别地热,连续十天35度以上高温,又断了三天电,小小的电扇也没法转动,挥汗如雨,老人终于熬不过了,于8月     日晨在无锡我的家中离世了,享年86岁。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