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永记一生的中学老师  

2012-03-07 22:39:42|  分类: 汪复林:平淡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学至中学至大学,受业的老师数已百计了,能接触到的老师当然更多,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中学时代的一批老师。

   程铨顺:是这辈子接触的众多老师中一个特殊的“另类”,也是初中阶段留下深刻印记的老师。记得上第一节数学课时,进来了一位中等个、身体健壮、双目炯炯、满脸笑容、平顶头的老师,开场白竟是这样的出乎预料:

“同学们,上一届的同学都叫我“沙和尚”,你们可别再叫了啊!”

轰地一声笑开了,台下叽叽喳喳,“沙和尚”声已乱成了一片。这么一介绍,顿时缩短了师生间的距离,同学们也误认为他准是个和善、温和的老师。不料还没等定下心来,紧接着听他宣布的课堂纪律:“上我这堂数学课,每节都要考试,一律要用16开纸,只考5分钟,用纸不规范要扣分,超时交卷要扣分,如果作弊更要扣分。”

大家都对这种独特的规定深以为怪,也有些同学不当回事,没料想从第二节课就坚决照办了,每次二道题,到五分钟就收卷,收完卷后就念上次的考试成绩,竟出现了一些负分,原来有的同学是题全答错,用纸又不规范或超时交卷,无分可扣,就判为负分了,若出现交头接耳、作了弊,不论答对与否一律作答错计,还要倒扣20分。这样的成绩一宣布,再调皮捣蛋的学生也不敢再胡来了,从第三节课开始,用纸不规范、超时交卷的现象明显下降,“作弊也迅速绝迹。

而他的教学方法也好,深入浅出、举一反三,认真讲解,常常从不同思路分析一道题,为解一题提供多种方法,启发同学多路思考,灵活运用学过的知识,使得死板的数字不再枯燥。要求当堂课当堂了,不明白就问,大家都清楚了就布置作业,一般在课堂上就能将作业做完,即便少数同学做不完也剩下不多,第二节课的考试等于复习上节课与以前的。这样,原来爱好数学的同学如鱼得水,兴趣越来越浓,原来不喜欢数学的同学起码也不敢太轻视了,兴趣也逐渐有所提高。

当一个月将结束时,他突然宣布月考,凡每次考试均为100分免予考试,其成绩按100分计。当月考结束宣布成绩时,他又宣布了这样的计分方法。每个月的总成绩不按算术平均法,而是看发展,如果开始成绩较差,每次均不及格,甚至负分,但经过努力,逐步提高,这次月考考了65分,则这个月的总成绩就是65分;而如果开始成绩较好,如在80分以上,但不努力反而退步了,这次月考才58分,因为他退步了,他的月考成绩就是58分。今后的每月以至期末的成绩都将如此计算。当大家获悉了这样的成绩结算方法,谁再敢对数学不放在心上,不认真听课、做作业、参加每天、每月的考试呢!对于数学只能进步不能退步!

“沙和尚”课堂上凶得像“煞神”,课下与同学们又说又笑、又打又闹,一块打篮球,一块散步,同学们说漏了嘴,当面叫他一声“沙和尚”也不板脸。他也欢迎同学们课后到他宿舍去提问和进一步钻研。

一学期下来,同学们的数学兴趣提高了,学习积极性提高了,学习成绩也普遍提高不少,更难忘怀这个好老师,每位同学都希望在新的学期继续由“沙和尚”教我们的数学。可惜他只教了我们两年,解放后他回到家乡黟县去任教了。

1949年3月,我们县城就解放了,暑假过后,我们休宁县公立初级中学就整建制归并到五里外的万安镇休宁中学,这是个古老中学,比县初中强多了,特别是师资力量更上了一个大台阶。抗战期间,因徽州地处皖、浙、赣三省交汇处,日寇未深入进来,有不少文人潜居其间,一批真才实学的老师进入休中,因而我在休中的四年间就接触了不少很好的老师,有些是终生难忘。摘记几位印象最深者:

周起凤:语文老师,我们商山人,当过报社记者。他的特点是不照本宣科,善于引导和启发,尽量灌输课文外的相关知识,特别是对于同学们写的作文,每篇都认真批改,对错别字和标点符号都不放过,更对每篇习作都写一段“讲评”,以鼓励为主,指出存在的不足,有时红笔写下的讲评比原有的作文还要长呢!大家对于语文课和写作的兴趣都大为增加,因而后来班上组织的语文课外活动小组参加的同学竟近半数,除组织阅读经典名著外,还要求每个组员每周再写一篇习作,周老师同样给以批改、讲评。

就是这样的好老师,在文革期间,却因为报社的经历,无法说清道明,被迫害致死了!

董长椿:生物老师,歙县人,是个基督教徒,办公桌上放了部厚厚的圣经,可在课堂上从没说过“上帝创造世界”之类的话,完全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和劳动创造了人。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强调实践,尽量让我们实习:制作标本、动手解剖等。在课外活动小组指导我们捕捉了大量的蝶、蛾和昆虫,并制作成标本,留存在学校科学馆的展柜内;还辅导我们解剖蛇、蛙、龟、鱼等小动物,我记得将宰杀的蛙、龟心脏取出放在食盐水中,还能再“活”几小时呢!神经细胞活的时间也较长;指导我们制作兔子与鸟类的标本;另外我们还在学校后面亥山上的遗弃老坟内拣出骨骸,对照课本来辨别其真实位置:脊椎?肢骨?这样的活动让书本上呆板的文字成了我们牢记一生的知识。

金家骐:一位多才多艺的老师,美术、音乐、地理、英语都曾教过。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当年解放初期开会较多,都要悬挂大型横幅,需要剪字帖上,记得当时同学们将红布铺在地上,金老师没用笔和尺,没打底稿,拿起剪刀和纸张,迅速剪起字来,剪好一个贴一个,不一会一个巨型横幅完整告成,让我们都惊呆了。过了半个世纪,我再见到金老师提起此事时,他连说:那是雕虫小技,不值一提。“更让我敬佩的是金老师的超人记性,我93年重返故乡再去见他时,已相别40年,他竟然不让我开口,就叫出我的名字,还知道我的兄长和居住的村落。他才小学毕业,完全考自学成才,勤勉一生,在美术和地理领域有相当的成就,在方言和诗词上也有一定的涉足,是黄山市与休宁县文化、教育界的知名人士,如今已九十高龄,依旧如同当年那样的瘦削、健康、愿他老人家长命百岁!

罗风:北方人,当时任教导主任,兼教自然地理、讲课引入入胜,完全跳出了课本内容,充分利用了学校科学馆保存的六个岩石、矿物标本展柜,他也利用休闲时间在乡间、山野采集一些本土标本,开阔我们的视野,扩展了课本的知识,实际他就是我进入地质专业的引路人。据传我们离校不久,他也调到省上的大学任教了。

这些老师都很有个性和特长,但他们也有共同的时代共性:责任心强、对学生亲,不强调死记硬背,而主要是授予学生生动的知识与掌握知识的方法。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