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关于太平轮的一些资料(来自网上)  

2010-06-12 17:14:28|  分类: 学 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平轮:永远到不了基隆的...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姜龙飞

1949年1月27日,载重2050吨的太平轮从上海出发开往台湾基隆,途中撞上建元轮后沉没。1月27日,时间已交农历年关,从上海开往基隆的航班,春节前只剩下太平轮一家了,坊间不免趋之若鹜。
  1949年1月27日,载重2050吨的太平轮从上海出发开往台湾基隆,途中撞上建元轮后沉没。时间、航路,超载的特殊阶层的乘客、货物,使这一班次的太平轮实质上成了国民党亡命天涯的殉葬船。本文摘自2010年第4期《档案春秋》。

  一段东方铁达尼号的悲情往事,被一点点拼接成型

  太平轮的故事在我们的上一辈和更上一辈的口碑中,或许已经流传过了,并且很可能流传过很久,以致终于噤声不再流传。可是在我们的记忆储存中,它却是一个空白。

  2009年。岁末。台北。我,一个来去匆匆的过路客,在位于敦化南路的诚品书店二楼,被近现代书柜中一本本揭秘太平轮事件的著述和档案文献所吸引,埋首其中,久久不愿抬头……

  作为一个符号,沉没于1912年北大西洋上的泰坦尼克号曾被人们反复抽象,一再征用,藉以象征非战争因素下的海难事件。近百年来,能够被这个符号所指代的海难,无一不浸透了血泪,规模超级惨烈。

  非常不幸,从1948年12月到1949年1月,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有两艘中国海轮,先后被“泰坦尼克”这个来自西方世界的魔咒所绑定,万劫而不复。这两艘海轮,均自东方大港上海起碇,最终驶往了饮恨终天的不归路。

  两艘罹难海轮,一艘是“江亚”轮,上海人多少还记得一点它朦胧的身影;另一艘是“太平”轮,六十多年后的黄浦滩头几乎已无人知晓。有关它的故事,只有在上海市档案馆的库房里,还能找到些许支离破碎的记忆残片。

  由于音译的不同,被大陆称为“泰坦尼克”号的那艘豪华邮轮,在海峡彼岸被唤作了“铁达尼”号。参照两地版本各异的文献和档案,一段东方铁达尼号的悲情往事,在我的思绪中被一点点拼接成型。

  为一个即将覆灭的王朝积谷搬仓

  太平轮是一艘载重2050吨的客货轮,原属太平船坞公司,二战期间主要用于运输,功能单一,虽出没于抗战的炮火硝烟,却终得全身而退。其命运的捩转始于1948年7月14日。这一天,它被上海中联企业有限公司以每月七千美元的代价,从太平船坞公司租赁过来,第二天便转身承担起上海与台湾基隆之间的往返交通。

  1948年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从这一年的下半年开始,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战争,进入了由战略反攻转入战略决战的阶段。从当年9月12日开始,至次年1月31日,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相继告捷,短短四个多月时间内,国民党军近二百万主力精锐土崩瓦解,悉数被歼,中国大势至此已不再有任何悬念。

  从太平轮被租赁的那一刻起,它的命运其实已在冥冥中被注定。与其说它是一艘沪台之间的交通轮,不如说它是为国民党亡命天涯殉葬的逃难轮。

  中联公司是由周曹裔、龚圣治、周庆云等六位宁波籍股东合资组建的股份制企业,1944年3月23日在浙江龙泉县注册成立,1946年5月1日迁址上海四川中路549号。在太平轮之前公司麾下已有两艘商船往返于上海、基隆之间,一艘是华联轮,另一艘是安联轮。此外,当时往返沪台的还有中兴轮船公司的中兴轮、景兴轮、昌兴轮等十数条大船,以及海鹰轮船公司的海鹰轮、海牛轮、海羊轮、海马轮、海球轮。还有复兴航业、中国航运等多家公司的船只,也被国民党征用为军用运输船,穿梭于海峡两岸。

  从1948年7月15日正式改变航路,到此后的半年时间内,太平轮除9月间曾北航葫芦岛,一度为辽沈战场上的国民党军输送补给和撤运伤兵外,其余时间均奔波于沪台之间,前后已开行了三十四个班次。

  和太平轮一样,此时忙碌在台海之间的所有轮船,无论军用民用,都在为一个即将覆灭的王朝落荒孤岛搬仓积谷、囤金储银。鼎盛时,基隆港一天涌入的舰船多达五十五艘。

  故宫的国宝、中央银行的黄金,都从那一年的秋冬开始,分批装运台湾。除了财宝,还有各色人等,政要富贾、名流耆宿,也一批批挤满东去的船舱。事后统计,仅1949年,小小台岛就骤然涌入败兵残将六十万人,家眷难民七十万人,而从1946年到1952年,先后登陆的总人数达二百万人,与岛上六百万居民达到了1:3。

  太平轮的第三十五个班次启航于1949年1月27日。这是它踏上亡命之旅的最后一个班次。

  太平轮的吃水线眼看着没入了浊黄的水面以下

  一票难求。真正是一票难求啊!

  1月27日,时间已交农历年关,从上海开往基隆的航班,春节前只剩下太平轮一家了,坊间不免趋之若鹜。自从将货运改回客货两用,太平轮恢复了船上的客舱,分为特等、二等、三等(无一等)多级舱位,可供应有效船票508张。然而,以区区此数应对汹涌的逃难潮,显然杯水车薪,票价于是暴涨。

  行情如此看好,黑市自然猖獗。虽然太平轮的有效船票早已售罄,并且超额,达562张,但凭人情关系,加上足够的真金白银,大量的无票乘客仍然得以登船。路道粗的人,甚至拿张公司高层的名片也能上船。据事后中联公司在上海地方法院的证词表明,包括太平轮本身一百二十四名船员,加上无票的“黑客”,以及有票者携带的小孩家眷,总人数超千人之上。

  除了搭客,还要载货。有往来行商为台北迪化街商铺准备的南北货、中药材,有铁丝、洋钉、小五金。你打你的仗,我做我的买卖,任何时候商人的心态都是最执着的,永远围着利益转。北京荣宝斋的玉器、古董,上海小儿科名医徐小圃珍藏的名人字画,甚至有传言说从故宫流散的怀素的字也在船上。

  《东南日报》社全套的印刷设备,以及油墨、白报纸、资料,统统不忍割舍,重达一百多吨。还有政府机关堆积如山的公文案牍,光国民党党史资料就装了一百八十箱,中央银行秘书处、国库局的档案也装了十八大箱,每个箱子要用八个壮汉才抬得动。据称船上还装了银洋二百多箱,也是中央银行的,每箱价值五千元,总计一百多万元。工商老板也不含糊,好多信用状、保险册、债权债务表,最怕兵燹烟火,必须与主人随行。另据《新闻报》载,船上“尚有陈果夫氏别克轿车一辆,车夫一人”;最糟糕的是,许多现存史料均揭露,此次航班还载有钢材六百吨……

  太平轮最初拟定的开航时间是26日。当时往基隆跑一趟,大致需要二天三夜六十个小时左右,26日起航,尚可在年前抵台。但非常时期,人算不如天算,太平轮突然改口,把开船时间推延到了27日上午十点。然而真到了时间,虽然乘客们早已登船,太平轮仍然没有兑现承诺。事后,一位名叫卢超的罹难者家属告诉法庭,27日上午他送侄子卢兆雄上船,去台湾念书,但中午接到侄子电话,说船还没开,肚子饿得吃不消,让他赶紧送吃的去。待他拎着点心和水果赶到码头,才知道开船时间已改成下午二点。“只见船上甲板已与码头齐平,以前我上船时须由梯子上船,而此次竟举足即可踏上”。

  说话间二点已到,但仍然不见有起航迹象,码头上的卷扬机和搬运工,还在来来回回地倒腾,把成箱成捆的货物往船舱里塞。

  太平轮的吃水线眼看着没入了浊黄的水面以下,看不到了。

  一位施姓女子显然是难得的清醒者之一,她在躲过这场灭顶之灾后告诉记者,当时她已看出船只明显倾斜,超载严重,她很害怕,临时决定不上船了,以后再想办法走吧,当场就把船票退了。


 
兩岸歷史悲劇 太平輪沈沒60年(組圖)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9-10-13 17:06:01  


 
《太平輪1949》新書發表會上,現場還有逃難用的金條。(中評社李仲維攝)
  中評社台北10月13日電(記者 李仲維)發生在六十年前的東方鐵達尼號事件,太平輪沈沒迄今已經六十年了,今天在一場《太平輪1949》新書發表會上,多位罹難者家屬共聚一堂,緬懷這一段大時代悲歡離合的兩岸歷史悲劇。

  太平輪原是二次大戰中,做為運輸功能的貨輪,載重量2050噸,國共內戰爆發後,成為老百姓轉進台灣的“逃難船”。1949年1月27日,因為是年關前最後一班前往台灣的船,因此太平輪滿載,加上來往兩岸的商家,運足了貨物要到台灣銷售,估計有鋼材600噸、“中央銀行”重要卷宗18箱、國民黨重要黨史資料、結果在接近基隆的海上與另一艘貨輪相撞,太平輪還來不及靠岸就沈沒海底。

  根據統計,這班太平輪賣出有效票508張,但實際上船的旅客,遠超過一千人以上,官方統計只有36人獲救,因此估計有上千人遇難。

  裕隆集團執行長嚴凱泰也來到會場致意,他在推薦序裡寫道:太平輪事件這個大時代悲劇,是許多家庭痛苦的記憶,他與該書作者張典婉均為遷台後新移民的第二代,家庭故事都有相同的歷史背景,他勉勵受難者後代應記取歷史、感懷情誼、珍惜所有,才能放下悲痛,向前邁進。

  目前唯一能採訪到的生還者,香港馬拉松名人葉倫明老先生,他的姪女葉少菁、葉桂英亦來到新書發表會現場。葉倫明六十年前逃過死劫,在1980年代到香港定居,獨自過著儉樸的生活,販售自己手工縫製的被單、枕頭套等維生,他天天慢跑還參加腳踏車、游泳、慢跑三項鐵人比賽,葉倫明一直用他自己的方式----長跑來紀念當年死難的朋友。

  澳門藝術文化協會會長黃似蘭與哥哥黃心坦是罹難者家屬,他們兄妹倆原本隨著親戚來到台灣,住在阿姨家,等待母親從上海來台團聚,豈料母親卻上了這班最後的太平輪,親戚為了爭奪黃似蘭母親的遺產,又將當時年幼的她騙回大陸與外公外婆同住。

  六十年來,黃似蘭最大的心願就是到基隆太平輪紀念碑前,深深地一鞠躬,這個遲到六十年的追念,她一直放在心裡,15日她將與哥哥赴基隆十六碼頭,追念罹難六十年的母親。

  主辦單位今天在現場放了幾口舊箱子、舊衣服、布置出離散流亡的意象,當年太平輪還被稱為黃金船,因為許多人是身上綁著黃金上船的,因為身子太重而沈沒海底,因此現場也擺放金條和手縫製的布條,讓人緬懷當年戰亂時代的歷史悲劇。


有「東方鐵達尼號」之稱的太平輪沈沒事件,迄今已經過了整整60年,13日在《太平輪1949》新書發表會上,多位罹難者家屬共聚一堂,幫忙寫序的裕隆集團執行長嚴凱泰也來到場致意。

《太平輪1949》作者張典婉是2005年《尋找太平輪》紀錄片的主要採訪者,紀錄片推出後讓更多大時代的故事浮出水面,她於是決定將這些記錄成口述歷史,更完整的把悲劇始末集結成書。

載重量2050噸的太平輪原是一艘貨輪,隸屬中聯輪船公司,船公司所有人就是知名主持人蔡康永的父親蔡天鐸。國民黨在內戰中節節失利後,太平輪成為載運難民的客輪。而當年太平輪還被稱為「黃金船」,因為許多人是身上綁著金條上船的,所以能買到船票的乘客多半有一定的身分地位。

1949年1月27日,也就是農曆除夕前一天,太平輪滿載上千旅客,並載運鋼材600噸、中央銀行一批銀元與重要卷宗18箱、國民黨黨史資料,沿著上海黃埔江啟航,準備開往基隆港,結果因為閃躲宵禁,沒有掛信號燈的太平輪與運煤船建元輪相撞,短短時間就沉入舟山群島附近。

根據統計,雖然購買船票的乘客共有508張,但實際上船的旅客應超過上千位,官方統計只有36人被一艘澳大利亞軍艦救起,因此至少有上千人溺斃,其中不乏知名人士罹難,例如海南島受降代表的王毅將軍、音樂家吳漪曼、知名刑事鑒定專家李昌鈺之父李浩民、著名球評家張昭雄的家屬等等。

特地前來參加新書發表會的嚴凱泰表示,作者張典婉是他的母親吳舜文在上海中西女子中學的同學,基於兩家是舊識,因此他就幫忙寫序,而他勉勵受難者後代應記取歷史、感懷情誼,才能放下悲痛,向前邁進。另外,目前唯一能採訪到的生還者,香港馬拉松名人葉倫明老先生,他的姪女葉少菁、葉桂英也來到新書發表會現場。

2010-02-06 13:58:12   来自: Harold Dai (读书笔记)
太平輪1949的评论   

  看旧闻说,吴宇森曾经要导演以“太平轮”为背景的电影,男女主角已经选好,由张震和宋慧乔担当。但后来此影片计划因为资金问题而被搁置。片子的噱头是“中国的泰坦尼克”,以这两偶像演员担任主角,估计也是为将其塑造成中国版的“夹克和肉丝”。另据说韩三平要担任此片制片人,由此一个国共敏感时期的故事要成变成一个大陆投资的爱情灾难片,这片子会被历史界所骂死的。亏得这片子没有拍成,这是万幸。
  
  若深读这段历史,任何人恐怕都不会同意让将这段历史演绎成一个爱情悲剧。
  
  太平轮事件发生在1949年1月27日,时值平津战役尾声。再过4天,解放军即占北平了。在此之前,国军已大批南撤长江以南。民众为躲避战火,许多也加入南迁队伍。其中一路,即是由上海到基隆的海路。战争愈来愈近,谣言四起,人心惶惶。大批难民争相涌入上海,想买的一张船票南迁,躲避战祸。他们听说“台灣四季如春,物產豐隆”,为求得一生太平,拥进向南一艘艘开向南方的船。当时能够举家迁徙的,应该大多为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而穷苦人家,在那时已经买不到一张普通的船票了。当时物价飞涨,币值一天几变,船票的标价已不作数。唯有黄金是保值的货币。所以,能够拥上这艘船的,大多应是各界名流及富商。殷实的家庭此时也不惜用大笔黄金购买一张船票。
  
  当时往来于上海和台湾的轮船中,太平轮是其中一艘。它是由一艘战时货轮改造而成的客轮。其本身由于战争需要,设计上船体较轻,以提高速度。在战争末期,其以做报废之用,但被中联公司买来改装做了客轮。48年购得,往返于台湾与上海之间。隔年1月27日,是大年夜前夕。许多旅客都想能达成年前的最后一班船到台湾过年。原额定载客600人的太平轮,除超载至1000余人外,还承载了600吨钢材,东南日报印刷机及纸张100吨,中央银行文件千余箱,以及档案若干,其它货物若干。另有说法,原计划下午2时出发的太平轮,因等待中央银行的大批银元,而耽搁至6点出发。也有传闻,该船上运有当时国库的大批黄金,被成为黄金船。但已无法证实。总之,入夜之后,这条船才出港。
  
  当时海面实行宵禁,为躲避海军检查,众多出入港船只均不开灯不鸣笛航行。至夜晚11时多,太平轮已航行至舟山群岛附近。此处暗礁隐伏,海流湍急。当晚海况良好,能见度极好。不知何故,船长并没有负责航行,而是由大副负责。但由日后传言,大副此时已醉酒状态中。接近12时,太平轮与由基隆开来驶向上海的货船建元轮相撞。建元轮被拦腰装毁,当即沉没。太平轮救起建元轮上船员4人,其余建元轮100余人全部葬身海底。想驶向附近岛屿搁浅,以期救援。没想到仅仅航行15分钟后,一声巨响,太平轮开始倾斜,凌晨一刻,太平轮完全沉没。
  
  事后被救起的幸存者,当时官方记载有36人,通过其它资料推断,大概还有一些人,但总人数不过50人。
  
  据一些幸存者回忆,当时轮船沉入速度很快,许多人来不及逃出船舱即沉入海底。也有许多人到了甲板,但发现救生艇无人放下。许多人跳海逃生,但因身上捆满金条珠宝,而被拖入海中不再浮起。幸运的一些人,找到了一些木桶和木板,紧紧抓住,才没有被拖入沉船的漩涡之中。也有一些老幼妇孺,因为没有力气坚持,而陆续沉入海底。也有人乘坐救生船,不顾其它落水者,一溜烟便走了。当即,海面上哭声叫声一片,但只10余分钟,声音越来越弱,之后便寂静得可怕了。
  
  太平轮沉没后,国民政府随即控制了中联公司的负责人,幸存者家属也向台湾和上海的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为太平轮投保的华泰保险,在得到船沉的消息后,即宣布破产。而中联公司的另两艘轮船则被扣留在基隆港,做日后赔偿之用,但最终在基隆港成了废铁。法院审理了太平轮沉船诉讼后,解放军渡江南下,不多日,占领上海。战争形势日趋恶化,该事件就在战争蔓延中,不再被人提起了。
  
  《太平轮1949》即是记载这段历史的书。书里记录了落难者的家属子女的回忆;有关当天幸存者的回忆和他们的生活;记录了当日因故未登船而侥幸逃过一劫的幸运者的回忆;记录了乘坐过太平轮到台湾的人的记忆;以及太平轮相关人士的今日生活。
  
  该书作者张典婉,曾在05年参与拍摄了一部关于太平轮的纪录片,名曰《寻找太平轮》。在拍摄过程中,她深受这段历史感染,计划借此能够唤起大家对太平轮的记忆,也希望寻找更多太平轮事件的知情人,为落难者树立新的纪念碑。从小说,这段历史对于无数家庭的悲剧;从大说,这段历史却也是战争下的悲剧。就如龙应台在《大江大河1949》中所说,战争,真的有胜利者吗?这部纪录片由凤凰电视台和民进党族群事务部合作拍摄。这也是相当有意思的一个组合。
  
  战争的悲剧,越多的,还是在民间。
  
  太平轮事件受台湾关注的另一原因,还是因为随穿遇难的众多旅客中,各界名流众多。辽宁省政府主席徐箴夫妇、琼崖守备司令部中将司令王毅、蒋经国密友俞季虞、《东南日报》社长陆淑影等国民党政要均在该船;国立音乐学院院长吴柏超也在这艘船。当时,也有人幸运躲过灾祸。国民党四平市书记长梁肃戎,在解放军攻克四平后化装南逃至上海准备登船,却因太太刚生的二女儿发烧不适,不能成行,同行的20多名东北籍立法委员决定与梁家共进退,于是一起退了船票。而通过这一条条的轮船,给台湾社会带来的族群问题,国家认知问题,也是台湾社会较为关注太平轮事件的原因。
  
  去年的1月27日是太平轮沉没60周年。太平轮沉没了,连带着千人的性命,连带着无数家庭的悲离,连带着无数的金条财富,连带着不同意识形态的对峙,一起沉入了历史。只盼望,该和解的能早日和解,该太平的能早日太平。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