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迟到的寻觅   

2009-05-22 23:11:50|  分类: 汪复生:花甲忆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返乡,我们把大本营设在交通便利的黄山屯溪老街一箭之遥的一所小小客栈——小镇青年国际旅行社里。客店虽小,设施齐全、卫生舒适、应有尽用、价格合理。实不失为旅途者的一个理想休息点。
   
    闻名海内外的屯溪老街就在窗外不远处。熙熙攘攘,流光溢彩。但不论是笔墨纸砚文房四宝的店铺紧密相连,还是布满老街的真假古董文物、茶肆小楼、徽州特产的商家;都没有引起我们这群生于斯长于异地的“老徽州”的太多注目。更不要说那古老的石板长街,似曾相识的马头高墙;傍晚时分观者如云的“休宁五城胡一肩担”的屯溪馄饨;亮丽少女莺歌般的徽州芝麻糊叫喊声了!我们这群离乡日久的游子关心的只是在屯溪寻觅亲人当年曾经走过的足迹,尽管己经是迟了。
   
    我们首先拜访的是在屯溪高枧的一位父亲远房堂弟,当我们按图索骥找到古巷拐角的年近九十的长者时。我们称之为“定爷”的老人,身板硬朗,鹤发童颜,声音洪亮。简扑的屋里张挂着一些字画,这也是徽州居家的一个特色。桌上还放着刚刚落笔的一篇文章,字迹清晰,笔劲有力。这位定爷年轻时颇俱传奇,曾是国民党总参谋部的中校副官。解放战争临近尾声,他看透时局。毅然带着上海外滩中央银行一位高级职员的千金(也是籍贯同乡的发妻),离开南京,离开南京辗转回到乡下,从此隐姓埋名,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种田人。他对我家帮助甚多,家里许多重体力活都是请他鼎助的。这么多年来,我家上下都还记着他。老人听了家兄的寻觅计划,仔细介绍了他所了解的一些线索。但对家兄邀请他晚餐一同小酌的请求断然婉拒,声言自老伴多年前患上痴呆症后,从不离她半步。即使晚上进餐的地方离家并不是很远,那也免了。老人是如此的固执,我们唯有分外的敬重。老人又兴奋地补充说他的一个儿子正在上海创业,颇有建树。现还在沪购房置车安置了家小。每年总要驱车过来接上二老去大上海住些日子。我们听了自然为他高兴。老人欣然送我们出至路口,大手一挥。就此转身飘进巷中。侠骨柔心,我们简直都惊得呆住了!
   
    寻觅的第一站是屯溪的茶叶职业学校,原址是屯溪高枧高级职业学校。规模不大,但却是一所横跨整个世纪的老校,父亲在杭战后期曾在此当过过九个月的英文老师。抗战结束,上海苏州河畔的邮政局发来重新上班的邀函,父亲二话没说,马上辞职回到了上海。我们眼中的茶叶职校,早己不见了父亲描述过的目样,全新的教育楼前绿树成荫,万紫千红的花坛前有几位学生在修剪着灌木,家兄说这是学生们在实习茶树的修理。我问二位散步中的少女,她们却说是旅游专业。显然学校还设置了多个专业,拓展了招生范围。这在江南地方的中等职校中,应该非常普遍。家兄还说,父亲最小的弟弟(即我的四叔)与他年龄相仿的我三叔的长子都曾在此念过书,解放初期,几乎同时放弃没有完成的学业,投笔从军,一个很快去了朝鲜前线,一个进川剿匪,近年都永远离开了我们。
   
    接着我们又来到屯溪隆阜女中的旧址(现屯溪隆阜中学)。一九二二年秋,徽籍教育界人士陶行知、洪范五、江纬、方新等人,有感于家乡女子教育落后的情形,倡仪创办女子师范学校,又得到当时安徽省教育厅长歙县人江彤的支持,创办了徽州第一所女子中学。我的大姐抗战时在此读过书,现己近八十的她,还常与我谈起当时上女中读书的一些情况。我们寻觅所有的校区,除几株文物级的古树,老食堂前的一堆没有及时清理的残墙断壁碎瓦石墩,还能依稀想像出当年的规模。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全新的校区,没有一点“旧”的痕迹了。我们来到这里,还要缅怀我们的另一位的同胞姐妹,我的二姐也曾在此上到初二。由于她读书出奇的刻苦,成绩非常突出。至今仍在兄姐的一些老校友中传诵。正当她年华芬芳,不幸患上了急性脑膜炎,高热持续不退。校方轻率,竟将高烧中的二姐不及时送至三里远的屯溪医院,而是派人送到十五里远的商山家中。呼喊无助的母亲只好连夜再请老乡用担架送到屯溪医院求救。但是一切都晚了,还没奔到屯溪,二姐就在崎岖的路上断了气。悲痛万分的父母就此发誓,永远再不复归故里!如今二老果然都安详在无锡太湖之畔的青龙山坡,倾听湖水的细呶和满山松柏的诉说了。站在隆阜女中的简介牌前,我泪眼婆娑。一生中终有些许圪坷,总有些许遗憾,但如此巨大的打击,对父母毕竟是太残酷了!
   
    而后我们又找到了纷杂民居中的曹家花园旧址。这所我姑夫家族拥有的当时屯溪有名私家花园。是没有一丁点儿昔日的美丽了。唯有几只硕大的石墩静卧地荒芜的草丛上。让我们这些曾经来过这里的旧人自由想像昔日繁花似锦的秀丽景色了。一九五六年冬秋,我随母亲从商山迁住杭州,路过屯溪。曾还专到这里与姑婆告别。我的娘娘与姑夫本来就是姨表亲,以前这种姻亲关系在徽州古村落中相当普遍。滂沱豪雨中的拱形门洞,窗外飘打零落的花草假山,给我幼时心灵的震憾至今忧存,忘也忘不了。那时整座花园己经改为屯溪的一所疗养医院,但原来的主人仍充许住在一部分狭小的房子里。大姐在隆阜女中上学时,借口家中弟妹吵闹,也是常常周末不回乡下,躲进花园深处,在书中求乐的。现旧址成了血防站的一个住宿点,过不了多久,一座全新的居民楼就要在此诞生了。
   
    最后我们返回屯溪老街,兄长指着仅一个门面的老街邮局说,这所老邮局还没变化,果然门前在牌子告示,己被纳入地方保管对象。兄长说,当年父亲从上海汇来钱款,供我们兄妹读书和家里生活费用,都是母亲嘱我下屯溪(我们从十五里外的商山乡下到屯溪办事称之为下屯溪)取款的。兄长的儿子这次也与我们同行,兴致勃勃迈入营业中的老邮局,即刻败兴而出。原来邮局没有老街邮局的特设邮戳,他想盖个章留个纪念也不能如愿。屯溪现已成了海内外闻名的旅游城市,每年回归故里寻根游览的老徽州数以万计,可以利用的资源应该尽量用足。一个老邮局的特殊邮戳却没有想到,实为憾也。
   
    来也匆匆,走也匆匆。历史早已翻开了新的篇章,该是都已六七十岁的我与哥哥姐姐们,道声互相珍重的时候了。(作者:汪复生)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