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战争的痕迹,记者的血 (“越南-胡志明”之三)  

2008-06-16 20:19:45|  分类: 天涯游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下的时代,旅游已成为流水线生产的快餐。当导游宣布,下一个目标是“战争遗迹博物馆”时,已很难想象在这种展示残酷的场所会有怎么样的感想。   时近黄昏,当我走近胡志明市第三郡武文秦街街角那幢看上去像是尚未完工的灰色水泥建筑时,心中还是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酸涩。这是一场让一个国家死伤700余万人民,绵延十年,牵涉东西意识形态两大阵营,震动了整个世界的战争。纪念它的场所竟是如此的简陋和喧嚣。它被一大群各色表情的小贩、车辆驾驶员和导游所包围,甚至还有许多退休老人,以无法想像的闲散,在门前进行着纸牌游戏。   胡伯伯式的盔帽、中国式的挎包、俄式军用水壶、美军的金属身份标志牌……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对这种旅游点的“热闹”是十分熟悉的。幸而还没有听见“看一看,瞧一瞧”的吆喝。   狭小的院落里陈列了太多的美军装备,战斗机、直升机、坦克车、重机枪、巨型炸弹……在拥挤的各种肤色的游客间,杀人凶器似乎成了玩物,也确有人在忙着与它们合影。不时有人面色惨白地从这座不大的建筑里跑出来,蹲坐在嘈杂的院子里,长长地呼着气……   这座展示着史上最残酷战争的纪念馆里,给我最大的震撼,来自一间名为“悼念”的小小陈列室里的黑白图片。《逃向安全》(泽田教一摄,获1966年普利策奖)、《枪毙越共》(EddieAdams摄,获1969年荷赛和普利策奖)、《逃离美军燃烧弹袭击的孩子们》(美联社华裔越南人黄幼公摄,获1973年普利策奖)等等战地摄影最伟大的作品都在这里了。让我感到最最触目惊心的,还不是这些新闻课上惯见的作品,而是一张刊登于LIFE封面的直升机上的照片:天空中弹雨纷飞,狭小的机仓里两名美国兵已经中弹倒地,操着机枪的另一名美国兵扭头向着镜头大喊,他的眉目因惊恐和愤怒扭曲着。据说正是这张照片,才让美国百姓终于认识到这场战争的真面目。另一张画面是远远近近、密密麻麻即将升空一刻的直升机群,被称为直升机发明以来最壮观的一张照片。看着它们机架上沉甸甸的各式武器,真令人不寒而栗。   战地摄影,无论对记者还是摄影家,无疑都是最最刺激的工作。“我在现场”的感觉,激励着最最具有冒险精神的人举着摄影机冲上战场。这里有金钱和荣誉的吸引,但相信更多的是精神的刺激。据导游说,“悼念”室中的作品,是一位在世的美国战地摄影家捐建的。我尚未查出他的身份。这间展室最后,有两块黑色的展板,上面罗列了11个国家134位死于这场战争的记者姓名,其中包括伟大的罗伯特卡帕、大卫伯兰特。   在战争结束30多年后,这些以生命换来的照片仍然保持着强烈的冲击力。它们记录下那种非常状态下人类的命运,以及被文明压抑了的人性中的野蛮与恐惧。它们在用无声的语言呼喊着:永远不应该再有这种时候。所有以摄影为业或为乐的人,恐怕看了这些照片之后,才明白真正的摄影该是怎样的。   这些照片因为太有名,有许多记者后来又接着发生了许多故事。有人因为难以承受因这种残酷照片而“成名”的压力,放弃了摄影,甚至精神崩溃。而那位照片上在烈火中狂跑的小女孩金福,因为照片的影响,现在已经成了联合国宣传和平的亲善大使。   国仇易解,家恨难忘。时移势异,越南不但与我国重修于好,和美国也早恢复了正常关系。意识形态差异和大国势力争霸引发的这场残酷战争,已经成为远逝的噩梦。但只要这些照片存在,人性的恶就被永远记录着,人类的无助和灾难也永远不会被遗忘。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