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少年记忆――西贡总统府 (“越南-胡志明”之四)  

2008-06-16 20:19:34|  分类: 天涯游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亚热带的阳光照射在皮肤上,灼热。这是胡志明市的11月。有着欧式白色铁栅的大院里,草木葱茏。白色的石阶、立柱,令阳光发出更耀目的光来。不习惯这种灼热的我,随着各路游客,赶紧跑进那幢长方形的大建筑,以致疏漏了导游书上记载的院内那两辆坦克。还好,总统办公室旁的一个楼顶平台上,那架涂着伪装色的战斗直升机还好好地停在那里,好像还在准备着为阮文绍救急。  现在被称为“独立宫”的这处开放景点,是越南战争期间南越政权的总统府。虽然那个时代、那场战争仅仅过去30多年,但现在还有谁能记得起吴庭艳(1901-1963,南越首任总统)、阮文绍(1923-2001,曾任南越总统)、阮高其(1930-,曾任南越总理、副总统)这些“伪总统”的名字呢?但彼时的人物和故事,于我却是特别的青春记忆,参观这座总统府,竟有一种宿命般的期待。这些当年恨之入骨的“敌人”,今天在这里,一个个从大脑某个沉寂已久的沟豁深处被唤出,恰似一种拜望故人的奇怪感受。  阮文绍阔大的作战指挥部里,一字儿排着6台电话,白色、黑色还有红色,是那种早已过时的拨号盘式。它们似乎一直在那里等着我,等着我来满足十岁时的好奇心:一个人怎么要用这多部电话?同时响了怎么办?我清楚地记得,连环画上他身边只有孤零零一个秘书。“伪总统”阮文绍在胡志明领导的游击队的不断打击下,焦头烂额。满头大汗的他,在这里直接拨通了那台黑色电话,向他的美国主子麦克纳马拉(1916-,1961~1969年任美国国防部长主导越南战争。后出版回忆录忏悔,承认:“我们错了,我们彻底地错了……”)求援。30多年后,我自己都对这段记忆感到惊奇。我为什么会对南越“伪总统”有这样深的兴趣。  童年的记忆,随着谷歌引擎,在无数个服务器中翻滚,在提示中一一苏醒:它们首先来自于《越南女英雄》、《林中响箭》、《琼虎》、《南方来信》等等以白描手法绘就的连环画,椰林、芭蕉、卡宾枪、战略村,同志加兄弟的越南抗美救国战场。方格的布围巾、盔帽、竹制梭镖与形象猥琐的“伪军”,鹰钩鼻子、面目丑陋的美国佬。接着是黑白光影的暑假露天电影:《前方在召唤》、《森林之火》、《回故乡之路》、《琛姑娘的松林》、《阿福》。“中国电影新闻简报,越南电影飞机大炮,朝鲜电影哭哭笑笑”。战争,而且是现时、距离我们不远的战争,绝对是少年精神饥渴期的食粮。那些个夏夜,故事总是看得意绪朦胧,但美国飞机遮云蔽日的狂轰滥炸,越南人的乐观笑容,至今仍是十分清晰。  越南战争和我的童年,都早已远逝。但游人络绎的总统府会把这故事继续传播下去,这曾经残酷的战争、曾经少年的梦。在当年阮文绍们坚固的地下室里,英、法、日、中四种语言的纪录片由VCD反复向各国的游人们播放着。满是划痕的影像在荧屏上再现着我熟悉的画面。1975年4月30日,当人民军的坦克开进这所大院时,伴随着熟悉旋律响起了越南人雄壮的歌声。能听懂的歌词只有“越南,胡志明、越南,胡志明……”   回到阳光依旧的大草坪上,一对甜蜜的新人正在拍婚纱照。因看电影沉默许久的导游又开了腔:南越解放后逃到美国的阮高其,年老思乡,经过多次申请,终于在2004年被批准回来探亲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来参观这座大楼,导游也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