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来窥山

一个人仅有此生是不够的,他必须拥有诗的世界。

 
 
 

日志

 
 

观影记趣   

2008-06-16 20:16:11|  分类: 汪复林:平淡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电视机进入家庭前,看电影是大多数中国人最平常的娱乐方式。我算不上“电影迷”,今年60岁了,几十年算下来看过的电影也不比别人多,但几次看电影的有趣经历却是城里人难以碰到的,小青年听了也许当作笑话。 第一次看电影是在刚解放,那时,我在安徽休宁县万安镇上著名的徽州中学读初中,那里是贫困的山区,当时不仅万安没有电影院,距万安15公里的县城也没有电影院,看电影只有到14公里外的屯溪镇去。屯溪镇即现在黄山市府所在地,早就是著名的商埠,抗战中畸形发展,有“小上海”之称。虽然有公路和很少的客车,但在当时的生活水平,这样的集体活动乘车往返是不可思议的。学校为了让同学们看“革命电影”接受教育,常常在周六下午组织同学步行到屯溪看电影,同学们兴致勃勃,极少有不去的。看的片子大多是反映十月革命和卫国战争的苏联故事片,也有“解放了的中国”这样的国产纪录片。电影的内容已想不起来了,但同学少年英姿勃发为看一场电影而往返28公里的情景,却幌如昨日。深夜观影结束,走出屯溪,在黑黝黝的砂石公路上,队伍无法再保持“齐步走”,男生们三、五成群一路小跑,时疾时缓,嘻笑声绵延一路,腿快的2小时后就可倒在宿舍床上呼呼入睡了,往往是一觉醒来,那些走得慢的女生才刚刚进校门。 五、六十年代,我在西北地区搞地质勘查,除了偶尔赶上住县城能在电影院看电影外,大多是地质队自已的巡回放映组到我们的临时驻地放露天电影。放电影的那一天当地老乡像过节一样,离驻地十里、八里、二三十里的老乡,扶老携幼,骑驴、赶车、步行,天没擦黑就都来了。在蓝彻的星空下,寻一块空地,支两根柱子,挂上幕布,没有院墙、大门,不用收门票,开演时间则是“天黑”。各式各样的板凳,二、三块砖搭起的砖头垛,房顶、树杈都是露天电影院的座位,在银幕的映照下,到处人影憧憧,就连幕后也有不少人在看左右颠倒的电影。塞北的夏夜虽然凉快,但有的地区蚊子大而猖狂,电影场上又是一番景象了,人人长裤长褂,手持柳条一边看电影一边不停地挥舞,不让蚊子叮上。冬天就更惨了,尽管披着老羊皮袄,而能坐得稳的人是少数,边看边跺脚,要不就踱来踱去走个不停。不论是跳柳条舞还是踢踏舞,看电影的热情一点也不减。 近年来,大城市的电影院兴起了“通宵场”,可你相信吗,在内蒙巴彦高勒小城,早在七十年代就有了“通宵场”。那是“文革”后期,一部南斯拉夫影片《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让看腻了样板戏的老百姓开了眼,让孩子大人好乐了一阵。那年,我正驻在内蒙巴彦高勒,全城三、五万人口,只有一个小电影院,拷贝只能仃留有限的几天,怎样才能让大家都看到这难得的新片呢?电影院打破常规,采取24小时不仃机,一场接一场不仃地放,各单位的集体票则统一安排时间,轮流前往。轮到我这拨儿是凌晨4点至5点半,那天我不到3点就起床了,走上4公里的路到达小城影院,昏昏沉沉看完电影天已大亮。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